当前位置:鹤岗新闻中心 > 文学资讯 >

他们的文学起步,原来都是短篇

来源:未知  发布时间:2016-07-19 15:33  作者:鹤岗新闻

短篇小说不敌长篇?在上海举行的第14届世界英语短篇小说大会,让这些年颇受冷落的短篇小说再度成为关注焦点。上周六,在上海书城举办的“全国新书 发布厅”,围绕“甜美的时光片断”主题,邀请方方、赵玫、孙甘露、路内这四位国内一线作家从短篇小说的写作切入,畅谈小说开启的世界。论坛举办同时,“华 语短经典”同时首发。

作家们的“第一部”多是短篇

尽管当下短篇小说领域远不如长篇小说那么热闹,但有意思的是,很多作家的文学起步都与短篇有关。

湖北作协主席、作家方方1983年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短篇小说集《大篷车上》,就是一个短小篇幅的集子,“1982年开始写作,1983年开始有出版社找我出书,那时候非常兴奋,印象非常深刻”。

天津作协主席、著名作家赵玫的文学起步是从上海开始的,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说发表在《上海文学》上。

70后作家路内发表的第一个短篇小说是在《萌芽》 上,“那是1998年,我25岁,据说25岁在《萌芽》已经算是大龄青年了”。不过,路内为此得到了200多块钱稿费,“够我活一个多月,特别开心”。

作家孙甘露回忆自己最初的创作,曾遭遇《萌芽》的退稿,如今已是《萌芽》社长的孙甘露自我调侃道:“不过这也是很好的励志故事了。如果你以后投稿给哪个杂志社,可能意味着未来你会接管这个杂志社。”

无独有偶,方方的第一篇小说投给《长江文艺》也被退稿了,而现在她是该杂志社长兼主编。

长篇让人得奖短篇滋养成长

无 可否认,这些年,长篇小说似乎更得到青睐,相对而言,长篇更容易出版,而IP的火热,也让长篇有更多机会改编成影视剧等其他产品。国内,茅盾文学奖评选的 是长篇,改革开放初期的优秀短篇小说评奖被取消了,但2013年,爱丽丝·门罗以“短篇小说大师”的称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唤起人们对短篇小说的重新认知 和热情。

“短篇是唱诗的过程,长篇是自我施洗的过程。”以写短篇小说著称的作家苏童,这样描述创作短篇与长篇的不同感受。

苏童喜欢用“一张桌子上的舞蹈”比喻短篇小说的美感,他说:“如果一部好的长篇小说是一部气势恢宏的交响乐,那么短篇小说就是室内乐,短篇小说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,长篇小说中诸多文学元素的相互作用,短篇小说中也都有,其复杂性、丰富性与协作性都能得到体现。”

出席此次盛会的作家毕飞宇也表示,长篇使自己获得了声誉,但文学上的成长得到了短篇小说的哺育和滋养,人物、结构和节奏简约、精准、生动,尤其是短篇小说的留有余味,让他看到了小说的精髓。

方方认为,长篇小说让人有酣畅淋漓的感觉,越写越舒服,但写短篇小说就很节制、很含蓄,情绪更收敛,“我希望短篇小说同样容纳大智慧,让人思索很多东西”。

短篇和长篇不存在对抗关系

路 内并不认同“短篇是作家起手”这类说法。他说:“有的作家也可能从诗歌、戏剧起手。我们总把长篇和短篇的关系看成一种对抗,还觉得短篇是弱势,但我觉得, 如果有对抗,也不是两种文体的对抗,而是一个作家身体内两种特质的对抗。为什么短篇衰落、长篇兴盛?我感觉问题在于短篇小说在逐渐庸俗化,长篇小说逐渐功 利化,这可能导致短篇小说更多地为读者服务,长篇小说更多为作者自己服务。”

路内说,长篇功利化是“作者有个文学野心在那,需要长篇完成里程碑式的东西; 也可能牵涉到出版野心,出版社对作家也是有要求的。长篇必然会受到功利化的影响”。

在 孙甘露看来,长篇与短篇这两种小说,根本无法互相替代。对于有人将短篇视为作家练练笔的途径,孙甘露表示,其实短篇也是非常精当的活儿,好的短篇你根本无 法想象。“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长篇小说有点像去听一部歌剧,短篇小说就像一首歌曲,并不能说短篇小说汇聚成歌剧,每一篇短篇小说都是可以独立欣赏的歌 曲。”

“华语短经典”

令业界瞩目

在论坛上,华师大出版社推出了一套“华语短经典”系列,首批出版八册,收录了方方、赵玫、徐坤、苏童、毕飞宇、李洱、孙甘露、路内等八位作家的短篇小说经典作品。据了解,王安忆、张抗抗、迟子建、刘庆邦、张炜等作家的出版计划也已提上议程。

友情链接